瓶邪&鸣佐重度洁癖

【胜出】RPG备份

你是一个爆豪胜己,最喜欢吃辛辣的食物,最讨厌Deku。

今天,是你首次出现性别分化的日子,检查结果预料之中,你是个Alpha。同时,今天也是你的14岁生日,你妈妈提议邀请你的同学朋友们,一起到家里为你庆祝生日。

哦,还有绿谷,听说他为你准备了很久生日礼物呢。

哼,那个Deku。你想。你看着手里的化验单子,内心不无恶意地想,那种废物,总是哭哭啼啼,除了眼睛大一点之外一无是处。肯定是Omega吧,到时候可别像 条 狗一样来求我标记他才好。你抓抓头发,胡乱答应了。不管是临时标记还是什么标记,统统都麻烦死了。

晚上来的很快,你妈妈做了很多你爱吃的食物和很多甜丝丝的小点心。房...

 
2018/6/22    

“瞎子!”我叫道。
雨地湿滑,山道陡峭,就算我已经进化成吴邪2.0,但我毕竟是后天练习,这种条件下也很难跟上他。
黑瞎子转过头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。看他这幅样子我心道不妙,他这个表情就绝对是要整我。不过想到闷油瓶还在家里,料他是不敢怎么对我的,我瞬间又有了底气,连问话也多了几分气势。
黑瞎子只是望着我淫笑,看他笑得我十分不爽。
狗日的,这人现在闲出屁来,整天溜猫逗狗,还欠了秀秀一屁股房租。估计小花苏万被他搞烦了,就把他丢我这来。
这几个人,看到闷油瓶和我们过得滋润,就非要来掺和一脚,都特讨厌。
也不知道他开滴滴的钱都上哪了。
养我们小哥虽然金贵着呢,可胜在省心省力,不仅出门会往家里带土特产,还时不时下厨抚慰抚...

 
2018/6/22    

睡不着的夜晚我总在想,夜深你会做什么呢?
听着钟声滴答滴答还是看着窗外车来车往?
后来我想通了,你的男友眉眼明亮,你的床铺干净柔软,我不起眼的想念就像破旧风扇发出的吱呀声。
徒增烦恼。
惶恐不已,只想为此登门致歉。才想到我连道歉的资格身份都没有。

 
2018/6/16    

“嘿!你好!”你说。
他穿着爸爸的旧夹克,几处小小的破损,看来它伴随你的历险并不总是安全。脚上鞋子有块色彩绚丽的泥块——拜托这没有带上宇宙哪个犄角旮旯的辐射——你内心这么尖叫。
“科学实验?uhh。”他在你脖子处轻嗅一下,不满地揉揉鼻子,药水的味道让他有些难受,“让我猜猜,‘量产闪电侠’?如何快速用语言把对手淹没。完美计划。”
你笑着搭上他的肩膀,还没来得及为他把尘埃拂去,指尖绿光大作。
“嗯……你懂。”他从怀里掏出一束花,有着深蓝色尖锐柔软的花瓣,荧荧细碎的微小光芒。
你接过来,问他这个有没有带上不得了的宇宙细菌。
“只要你别给某只蝙蝠知道就好。”他凑过来,在你脸上碰了一下。
不得不离开了。
“还记得么?”...

 
2018/6/8    

做不完乱糟糟的科学实验,擦洗不掉的污渍中意外出现的你。

 
2018/6/7    

落在耳边的呢喃像是轻吻,佐助的声音像融化的电流涌入鸣人耳朵。
“我想要你。”
不知名的情绪潮水一般充斥着鸣人杂乱又狭小的房间,让骨头都酥麻的声线沉浸灵魂深处。
“想要你抱我。”
鸣人困难的吞咽口水,在名为“佐助”的情欲之海沉沦,艰难的开口:
“我们是……”
佐助细白的手指抵上鸣人嘴唇,凉冰冰的触感更加重了体内燥热。
“不想和我做一些快乐事么?”
带着某种奇异暗哑的声线的佐助,手指擦过鸣人嘴唇,话尾颤音让人迷失。

“我……”

热气拂过耳朵,堪堪撩起发尾,静谧房间里,这是唯一的热源。

“嘘——”

心跳扑通扑通放大,连呼吸都被佐助掌握,神经末梢快被烧死。

“把你想要的告诉我。”

 

佐助在家好好写着作业,鸣人带着刺啦啦的噪音就回来了,还带着应酬完的酒味,佐助皱眉。鸣人下巴阖在他头上蹭来蹭去,有点重,热度从相贴的后背一点点爬到心口。
鸣人还缠着绷带的手握上佐助拿笔的手,佐助向后缩了一下,随即大大方方的让鸣人引着自己,在草纸上写写画画。
佐助这边脸上发烫,全幅精力都放在不要让鸣人发现他自己异常上,全然没注意鸣人拉着手,写了吊车尾宇智波佐助几个大字。

 
2018/3/8 2  

风平浪静的一天。
天朗气清,风和日丽,湛蓝天空配着大块大块的白云,这种天气不用来偷懒简直就是浪费。
佐助坐在树下,身边是几只同样出来偷懒的忍猫。其中一只一直蹭着他的手背,强烈表达出想要被抚摸的欲望。
佐助没心情理会它。
他好不容易才从充斥着火热感情的地方逃出来,手里拿着无意间捡到的弹珠。被他用随身携带的手绢擦拭干净,水润水润的蓝,颜色及其纯粹。
佐助拿起它,仰头透过太阳光看这蓝色,仿佛是流动的大海。
好像还带点金边。
哎?
佐助把弹珠拿开,不出意外看到了发射火热感情的源头,漩涡鸣人。
佐助象征性的向旁边移了点位置,不过草地上也没什么可让的。
鸣人暖烘烘的凑过来,一副了然的模样。
“咳。看天呢?”
你师傅有没有教过你,...

 
2018/3/2 4  

【鸣佐】你看起来很好吃 1

各种年龄操作


“听说你捡了一只狐狸回来?” 


宇智波带土下班回来就往宇智波佐助房间钻,急急忙忙经过大宅清澈见底的池塘,穿过爬满藤蔓的走廊,来到有着大树遮盖的佐助房间。时值盛夏,宅子里各种鲜花缀满枝头,到了傍晚也不见有丝毫凉气,建式古朴的宅子更是为闷热的天气增添了一丝躁闷。


蝉发出着鸣叫,大概是宇智波带土心绪早已烦乱的缘故,听到这蝉鸣只觉得更加喧嚣恼人。抹了一把汗,西装被他揉的皱皱巴巴,他听宇智波鼬说佐助带回来一只狐狸就急冲冲的赶回来。带土已经27岁了,还是小孩子的脾性,这点总是被宇智波斑拿来教训。


带土停到佐...

 

假如疾风传佐助飞身一跃搂住鸣人,鸣人情不自禁抱上去后

佐【面上波澜不惊】:到了这一步还不打算放手吗?

鸣【头也凑过去】:是佐助……

佐【依旧面无表情】:就让我来斩断我们的羁绊!

~~佐助1cm/3s掏刀中~~

鸣【对着佐助左摸右摸上看下看眼泪汪汪】:想你的说。

佐【持续无表情】:到了这一步还在说什么胡话!看我……

鸣【突然爽朗笑】:看到佐助你没事真是太好了!

佐【被击中】:哼。

佐【超凶】:你的性命不过是我一时兴起才留下的,我也可以一时兴起……

鸣【打断对话贴上去】:佐助跟回家吧我说!

佐【脸上有不明红晕】:你这个人又懂什么!我已经没有家了!

佐【声色厉荏】:放手!

鸣:就让我来成为你的家人!佐助也知道的吧,对朋友放手...

 

佐助的哀愁像着这叹息般,悠悠扬扬飘散到空中,和着一乐拉面永远有的雾气,被鸣人吸进肚里,飘飘荡荡终归沉进心底,糅进血肉之中,被他吸收,变成他的一部分。

 
2018/2/17    

© 西兰花帝国驻地球代表 | Powered by LOFTER